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乐评 (196)

丁小云 2008-07-30 19:36:21

你还有几个可交心的朋友?

十几年前,张楚曾这样唱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那时我听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是磁带,因为翻来覆去听了太多遍被我听坏了。 为什么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个问题我想了好多年,今天似乎想明白了一点点。 和以往一样,今天我又在豆瓣上乱逛一通收集“豆瓣趣语奇言”,无意中点开...  (展开)
不换 2007-09-04 21:41:17

我非楚狂人

1994年,我还没被新音乐的春天彻底烤焦那年。 小学毕业,夏天没到学校就放了假,我无所事事和同学满大街溜达,一家音乐店的玻璃门上贴着《垃圾场》的宣传海报,何勇光着膀子向我们冷目而视,我瞠目结舌完全被惊着了,心说这人干嘛啊这是,有病啊? 那时我对摇滚乐压根没好感,...  (展开)
[已注销] 2007-10-02 18:28:16

时代的力量

90年代初,在孟京辉导演改编的名剧《等待戈多》中,张楚担任编曲,留下一首并没有太引人注目的歌:《光明大道》。 “我们走吧。” “不能。” “为什么?” “我们在等待戈多。” 总是有一种声音,安静,却又乖张,就这样把你的灵魂浸润,你伸长脖子去聆听,幸福中透着些许贪...  (展开)
宁波 2006-09-29 03:43:19

没法不孤独

隔了这么多年回头听才确知他在说什么——当时更喜欢窦唯,现在正好相反。窦唯太唯心,太自我了。毕业后我没怎么再听窦唯,不太相信他能逃出那个怪圈。现实生活中的修炼很多时候是死路一条,因为多数都是在逃避。 但张楚没有逃避,他是那种长着一张娃娃脸,但一出生就老了的人...  (展开)
深蓝即是黑 2010-02-28 13:40:55

当我爱上那些男人时他们已经老了

“我努力想追求正确的生活,实际上却一心向往有趣的生活。” 我没有那傲人的青葱岁月可供炫耀与回忆。所有的评论必定是以唏嘘的口吻向那个热爱摇滚,热爱激情,热爱梦想的时代追悼。听他们那些歌的大都有一段段劣迹斑斑在当时看来不怎么光彩的现在却觉得闪耀无比的往事。吹牛...  (展开)
大龄儿童 2007-05-20 20:28:32

张楚:我会慢慢变成另外一个人

旧的张楚已被时代消解,十年后再出发的,是一个全新人物   ★ 本刊记者/曹红蓓   2004年,“魔岩三杰”的何勇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疯了,张楚死了,窦唯成仙了。”话虽然极端,但那个时候听起来不无道理。然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至少,张楚又要发新唱片了,而且是一张...  (展开)
赵丫丫 2007-01-18 13:17:41

咱们兄弟皮肤永远是黑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是这样的,用王朔的话说:洁白而干净的脸庞,两条腿好像麻竿一样。身体不要曲线,任何曲线对我来说都是猥琐的。那年夏天我才学会骑自行车,晚饭以后我在北师大的操场上拼命的骑着,希望可以利用自行车的速度在闷热的夏天制造一点风。操场上有一个很破烂的房...  (展开)
水木丁 2007-12-18 00:32:17

兄弟你是否别来无恙

很久没有见到过张楚,也很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于是绿妖说愚公移山晚上的演出有他,立刻毫不犹豫的答应。算来算去,我在愚公移山里整整站了三个小时才等到张楚的到来,这期间我喝了一瓶冰锐,在身边的两个女人分别和朋友热烈交谈的时候,把从沙发靠背上捡来的魔方对出了一面加...  (展开)
茶叶棍儿 2005-11-30 12:02:55

1994-2004,十年,弹指一挥间

这段话转自本人Blog,写于2004年6月23日01:15星期三 昨天在网上闲逛,意外的发现JOYO.COM上居然有张楚的两张CD:《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和《造飞机的工厂》,这两张专辑其实我早就买了卡带,虽然现在还能听,但我早就没了能听卡带的设备,若干年前在音像店看到过CD,无奈价格昂...  (展开)
琥珀糖 2008-03-17 22:14:39

和张楚重逢

认识张楚这个名字应该追溯到7年前,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有人引用他的《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接触并爱上摇滚。其实直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不好意思承认我是个标准的摇滚乐迷,我对摇滚知之甚少。只是对这种精神心向往之并抱有深深的敬意。 比较莫名其妙的...  (展开)
lizardyu 2013-12-16 22:45:57

亲吻到凡尘(2013年12月14日同名首演纪实)

------------------------------------------------------------题记---------------------------------------------------------- 仙人散布缤纷的花朵 布衣收集红尘中的砾金 歌唱世界不只因美好 还有暖过又凉的手心 --------------------------------------------------------...  (展开)
沉默 2009-04-14 20:30:56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1994年的时候,我八岁,张楚出版了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那个时候我对于音乐的理解莫过于琴键上发出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美妙声音。 童年里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东西, 难忘的只是午饭过后,从奶奶手里接过零钱换来的味立皇的草莓糖, 含在口中,等到走到小学校的时候,草莓糖...  (展开)
蝴猫文 2009-10-31 21:36:17

即使扒光了我的衣裳,也要离开

你说这个城市很脏,我说你有思想……我明天准备离开,即使你扒光我的衣裳,明天我会死在这个床上……你早晨起来死在这床上,即使街上的人还很坚强……离开,离开,离开你,离开,离开…… 从那口哨声里,世界好像回到了七八十年代,那青年蹲在屋门口看着各种各样的鞋子“PIA P...  (展开)
春鸡大人 2007-09-19 12:53:24

没有去处的悲伤永恒如同万里无云

我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他已经老了,当然我也还是个傻逼。又有一天人们在那个著名的酒馆里齐声唱起他的歌,我也在其中。人们比我年长许多,他们更深刻地经历过他的年代,他们为了那逝去的激情和隐忍热泪盈眶,而我只能在角落里俗气地抽抽嗒嗒——我听懂过他的歌,却从...  (展开)
小信豬(SG) 2009-12-24 00:23:09

真实的样子其实是单纯、朴实的

一位不知该如何扮演自己实际年龄的歌者、一位被广大内地乐迷接受却不惯于娱乐圈闪烁形态的音乐工作者、一位凭个人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晋身为中国摇滚乐史不可或缺的歌手。对张楚来说,这些介绍词一点也无关紧要,因为多年来他只懂得追求生活的真实度,一心想呈现的是舒服、...  (展开)
zilu 2012-07-19 22:29:21

孤独的人是迷人的

张楚,已经是上个时代的人物了,在听过活蹦乱跳的小乐手们,自然而然,会回头看看老一辈的无产阶级同志怎么革命的。 第一次看到张楚的完整形象,是在前些日子某山寨电视台的山寨乐队选秀的评委席上。和想象中的差得太多,不亚于任何一次将摇滚乐手形象与声音对上号时的惊讶—...  (展开)
fwb 2007-04-28 11:45:07

绝望

在出租车上,忽然想起了十年前(1996年)的一篇旧文,曾发在一个小报的屁股帘上。那时底稿还是写在稿纸上的,找了出来,打进电脑,只做了个别文字和标点符号的修改。 那是我在读研时的一个冬天的傍晚。 那一段时间,自己的整个生活和周围的人都被打工赚钱的气...  (展开)
稻草人 2005-11-05 17:35:37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先说说张楚。大约89或90年吧,稻草人在《北京青年报》上看到一个豆腐块文章介绍一个叫张楚的歌手,引用了一句其《姐姐》中的歌词:“面对我眼前的人群,我得穿过而且潇洒”,稻草人当时就对旁边的列农说,注意这个人,可能挺NB的。过后也就忘了。 后来《中国火I》里果真选了《...  (展开)
[已注销] 2011-01-14 13:19:08

我的睫毛都快被吹掉了

多年以后,当我想起你的时候,你依然单薄的坐在那个没有耀眼聚光灯下,安静地歌唱,只是你深蓝格子衬衣真的有些大了。 当你老了的时候我们这代人也跟着岁月开始唏嘘,开始为了生存找工作,养家糊口。 曾经钟爱你,曾经偷偷反复听你,也曾经奔波于社会匆忙淡忘你。你说上苍保佑...  (展开)
蓑笠翁 2006-08-13 09:11:35

孤独的张楚

第一次接触张楚是在大一,那时侯同宿舍的D经常拉着嗓子唱他的<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很奇怪,拿过那盘磁带,一看封面,叫张楚,瘦瘦黑黑的,完全不象一个搞摇滚的,放到大街上估计谁也不会看第二眼. 当时也比较幼稚,刚从一...  (展开)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 (共196条)

订阅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乐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