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一个全新的envy:2019 开年双城巡演预告

开启一个全新的envy:2019 开年双城巡演预告

1

时间回到2018年6月9日,由日本三支乐队mono, envy和downy创办的After Hours音乐节来到上海,那一晚mono, toe, downy, lite和envy这五支乐队让大家过足了瘾,但令观众最为感动与震撼的要数envy的现场。

 

envy乐队组建于1992年,25年的积累使他们早已成为日本最具影响力的传奇乐队之一,最初以Screamo嘶吼主导的超强现场展现深得反响,近几年逐渐加入更多后摇元素,更加趋向史诗氛围的Post-hardcore。

 

envy善于将情绪化的Screamo与柔韧的旋律流动结合,往往可以在同一首歌里达成破碎残忍与优雅美感的平衡,而在演出现场中,两种主导元素的动态结合也被处理得游刃有余,悲怆深沉的氛围铺垫在凶猛强烈的节奏之下,令人陶醉,在许多乐迷心里,他们的现场已经成为传奇。

 

乐队灵魂人物/主唱深川哲也的特殊声线很难被模仿,与大多数同风格的主唱相比,他用一种低重心、强劲、激化的音调,切换着不同的表达方式,无论是呢喃的自言自语,还是充满黑暗气息的呐喊,都声声刻入人心,在他在台上沉醉忘我的时刻,台下早已有许多乐迷泪流满面。

 

2019年1月18日-20日,envy将带着最新发行的EP《Alnair in August》来到上海和北京,带来久违的中国专场巡演。在此之前,我们对乐队进行了一次独家专访,与乐队灵魂人物——吉他手Nobukata Kawai以及主唱深川哲也聊到乐队的创作灵感、Afterhours上海演出感受以及新EP的幕后故事。

2

Q: envy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是由乐队集体创作还是一个人创作?

Nobukata(吉他): 最初,我会把自己创作的小样发给大家。有的歌几乎快完成了,有的仅仅是一些碎片化的段落,还不能称其为歌。有时候,原本用作intro的部分最后变成了主体。尽管这些小样都不完整,我还是会和其他成员分享我创作的感受和情绪。我担任了核心的创作部分,但最终版的作品还是会在乐队里由大家一起完成,整个过程十分有趣。

 

Q:在envy近期的作品中,我们能听到更多氛围感和后摇滚的倾向。你觉得,envy在这些年有哪些变化?

Nobukata(吉他):最大的变化就是年龄的增长(笑)。

 

 

Q:你们在11月发行了新EP《Alnair in August》。这两首新歌听起来比以前更积极、充满能量,这反映了乐队目前的状态吗?

Nobukata(吉他):这张新EP的创作过程是:我们六个人聚在一起,什么都不思考,音乐概念为零,只是纯粹地去创作,将最初的原始冲动原封不动地录下来。“Dawn and Gaze”一天作曲,一天彩排,就这样录制了。“Marginalized Thread”是我们整理了Taki(吉他手)的想法之后,原封不动录制下来的。

 

Q:你们的音乐是否受到其他艺术形式的影响,比如文学、电影或视觉艺术等?

Nobukata(吉他):比起艺术,更多的是从日常生活孕育出的感动、悲伤、愤怒等情感冲击中得到灵感。

 

Q: envy的歌词很像诗,既有美感,也有深度。歌词总是涉及一些特定的意象:花,阳光,云, 桥,黄昏,星空灯。自然的景观会给予你创作灵感吗?你创作歌词的灵感来自哪儿?

Tetsuya Fukagawa(主唱):我的歌词写的都是非常私人化的事物。而且所有的文字都有它的含义。我并不是向听众提出什么观点,或刻意寻求共鸣,而是以生活中感受到的事情、身边的人和物、季节的变化和自然等为主题作为写歌词的灵感。大自然非常美丽,它给予人们生命的滋润和心灵的安乐。根据音乐,我不仅是创作富有诗意的歌词,还会写下有关不安和不满等灰色情绪的文字。我也会和作曲者商量决定歌词的素材。

 

Q: 用日语创作歌词是刻意为之吗?

Tetsuya Fukagawa(主唱):我以前曾用英语唱歌。我用日语写好歌词,让翻译者帮我翻译成英语,但最后我发现这个过程没有意义,所以我选择了用我的母语日语唱来唱。我认为不了解我的人不可能翻译出日语中细微的差别。我想今后我也不会用日语以外的语言唱歌。

 

 

Q: 年初,Yoshi、Yoshimitsu Taki 和 Hiroki Watanabe 加入 envy,成为乐队的支援乐手。他们给envy的音乐和现场带来哪些变化?

Nobukata(吉他):他们可以把envy作为一个客体来对待,从客观的角度提出自己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他们对音乐非常热情。因为大家都很忙,所以不得不在短时间内集中精力作曲和彩排,反而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我们也不能输给年轻的他们(笑)。还有一个变化是,乐队可以更自然地在现场演出中表现出活力与激情(笑)。

 

Q:今年6月,envy在上海After Hours为大家带来了非常震撼的现场,得到观众的高度好评。你对那晚的感受怎样?在中国和日本表演有哪些不同之处?

Nobukata(吉他):说实话,日本和中国的区别不大,演奏的时候几乎没有意识到“国家”。到现在为止旅行过很多国家,当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毕竟和你一样都是“人”啊。我们只会对眼前的观众表示感谢并有诚意地进行演奏。上次演出十分开心,是一个很棒的夜晚,我从观众那里感受到了能量和热情,当然mono,toe,downy,lite也非常棒。

 

Q: 2019年1月,envy即将来北京和上海展开巡演,中国观众能期待些什么?会演新歌吗?

Nobukata(吉他): 在过去的几年里,乐队的演出不能顺利进行,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还好如今我们已经把这些波折转化为经验,现在可以开启一个全新的envy了。能走到今天,我们度过了漫长的旅程,也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所以能再次演出,我从心底感谢大家。此次中国巡演,是我们带着这种新鲜状态进行的第一次海外专场巡演。至于新歌,我们当然会演新EP的曲目,说不定还会演一些真正未发表的曲目。今后我会更珍惜乐队走过的每一步,同时挑战新事物。

 

New Noise开年巨献   日本后硬核传奇乐队envy 2019中国巡演

购票请直击海报

  • 陈坤 2019-05-22 11:49:19
    期待
请先登录再发表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