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zz:撕裂自己,破笼而出

The Fuzz:撕裂自己,破笼而出

1

The Fuzz(法兹)乐队2010年2月成立于陕西省西安市,音乐风格受70-80年代后朋克和独立摇滚的影响。2011年独立发行首张EP BOMB YOUR BRAIN,并进行了第一次全国巡演,开始受到关注。2013年发行了专辑《谁会做奔跑的马》,展开为期一个月的专辑发行巡演。用乐队自己的话说,这张唱片对他们来说是一次颠覆,而P.K.14主唱杨海崧操刀制作,也为这张专辑注入了更纯正的后朋克色彩。为保证摇滚乐的现场感,乐队采用了同期录音,所用音箱和乐器设备大多是70-80年代产的古董器材,复古的音色,让人不禁联想到那个时代的传奇。
吉他:蓝野/贝斯:聂众/鼓手:铂洋 /人声:刘鵬杰森

大雪节气的前一天,XP Club里几乎站满了人,那些聚在一起聊天的年轻人,那些拿着酒的老外,都在初冬的微寒中,等着这支叫The Fuzz的西安后朋乐队。

这场演出是豆瓣音乐“公告牌之外”系列演出的第九场,名为“金笼新曲赏听会”,名字来自于他们的新歌《金色的笼子》,却不由让人想起上张专辑的“不做惊弓的鸟”。是又一次的束缚?还是彻底的打破?我想在采访中去寻找答案。

来源:文艺生活周刊   

2

后朋之外:撞击内心的格调

下午刚到北京,The Fuzz就趁着演出前的间隙先找了P.K.14主唱杨海崧吃饭,临近约定的采访时间才踩着点儿到了XP。

杨海崧是The Fuzz第二张专辑《谁会做奔跑的马》的制作人,去年的合作给他们留下很多美好的记忆和惊喜,包括杨海崧乐队淘来的难得的复古器材的同期录音,成就了专辑独特的复古音色。正是这张专辑成了The Fuzz风格转型的标志,告别了首张专辑的电子、车库等更偏外在的华丽形式,The Fuzz在这张专辑的创作与制作过程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东西——后朋克。

七八十年代,后朋克从朋克革命中脱胎而出,30多年后,后朋复古的色调,被The Fuzz演绎成了撞击内心的格调。乐队主唱刘鹏喜欢了后朋克很多年,然而在乐队成立初期,还未成熟的音乐理念,以及乐队想法的分歧,让他们选择了更容易实现的风格。而如今,当内心渴望突破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去做一直想做的音乐成了他们不假思索的选择。

一切都像是准备好的,The Fuzz碰撞后朋克,碰上心灵撞击,就做起来吧!



《文周》:跟杨海崧合作,给你们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The Fuzz:我们在他身上感觉到了很多音乐以外的东西,录音以外对音乐的想法、感悟,以及音乐的另外一种意义,原来音乐还可以这么玩。之前可能还没意识到我们的想法里还能有更深入一层的东西。

《文周》:所以就自然地开始转做后朋风格?
The Fuzz:做后朋乐队需要有一些想法和突破,我们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决定做一些这个风格的音乐。同时,感觉年纪大了以后跟年轻时想法不一样了,后朋风格可能更能挖掘我们内心另外一些更深的东西。

《文周》:如何做到更深,通过歌曲的情节?
The Fuzz:对,情节,还有散发出来的那种魅力吧,可能不是一听上去会马上感觉到的那种,但是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有后劲的。我们希望做这种音乐,不希望做大家现场听了比较好听,或者是热闹,其实私下里也没什么能让你回味的音乐。

《文周》:你认为后朋有什么特质?
刘鹏: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想想……我觉得后朋就是一定要表达你最真实的想法,可能其他音乐风格也能这样形容,但对于我来说,这个风格就是独一无二的,不会被任何其他东西所影响。

3

巡演:享受过程 探索未知

2014年3月,The Fuzz完成了第二张专辑全国14个城市的巡演,这是他们的第三次巡演。第一次巡演的时候,经历了他们最拮据的阶段,为了节省费用,想方设法瞒过酒店工作人员,四个人睡一间房,观众最少时一场只有11人……但他们苦中作乐,依然享受着巡演的过程,在说到这儿时刘鹏说了一句“很苦”,然后立刻改口“说错了,不是很苦,只是那时候比较拮据”。

豆瓣小站上,专门用一段文字详细记录了他们到过的每一个城市,北京、广州、石嘴山、常德,都成了他们铭刻的记忆,巡演也刺激着他们的灵感,新歌《厦门》就是巡演到厦门时写下的。而每一次的演出,他们也都追寻着新的变化,“我们不会每年都是一样的歌”。

《文周》:厦门是这次巡演印象最深的城市吗?
The Fuzz:也不一定是哪方面,就呆着特别舒适,呆了三四天不想走。其他城市也有特别好的,比如成都,火锅很好吃。比如香港,跟内地还是不太一样,包括演出环境也不太一样。其实,去巡演就是去探索未知,我们一直都保持着一个探索的状态。

4

双重身份:现实与生存的夹缝

刘鹏曾转发了一条微博:“英国N多摇滚乐队白天依旧得去上班,这些初露锋芒的新乐队都明白这个道理:不要靠玩乐队活着。”这其实是很多乐队必须面对的无奈。

今年的巡演让他们明显感到了时间不够用,然而主唱刘鹏经营着服装店,吉他手蓝野边带课边开着琴行,在主职之外只能抽时间来做音乐,甚至有段时间有乐队成员下午和晚上上班,他们只能利用早晨来排练。

而明年,新专辑的筹备,新的音乐路子,没有一件事儿不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采访中,他们不止一次提到明年要放下一切全职做音乐,但是放下一切怎么生存呢?“用开店的钱吧。”刘鹏的回答虽然简单,却让人感觉到了他们的坚定,也许他们已无暇想太多。



《文周》:打算全职做乐队?
The Fuzz:明年试试。其实也不是试试,明年录专辑的话肯定要全身心投入,这张专辑录完了,满意了,下一步会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们要做到最好。

《文周》:我看刘鹏转发了微博,关于外国乐队白天还得上班的那条。
刘鹏:我之前了解过,包括美国,他们巡演的成本挺高的,不像我们想的,其实跟中国差不多,大多数乐队还是需要有一份工作来维持生活,资本主义都这样,我们还有什么觉得不公平的呢?别一直觉得中国不好,其实都一样,能一直做你最喜欢做的音乐,玩个乐队,实际上是个特别开心的事儿了。我们反而没有任何抱怨,你们乐队为什么不能赚到钱,为什么你们乐队这么傻逼还能去音乐节,怎么说呀,中国市场就这样儿,我觉得我们现在能做出来,能左右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个就是特别期待特别开心的一个事儿了。

《文周》:平时你们都用什么时间做音乐?
The Fuzz:排练还好,但创作的话,你需要在平时工作里抽出时间来想,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因为当你有了一个动机,你要做很多事儿才能把它完成,一首歌不是一下子给写完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写一首歌需要反复改动直至满意。怎么改动需要你去想,想的点儿对了,即便只有一个点子,也能比之前完善得更好。但这个点子你得去想,如果不想的话,这首歌就失去了它的光芒。
其实我们这一年多的时间就是换人,还有创作时间,一直在跟这两个东西作斗争,不能说斗争,做协调吧,不断地找突破口,避免被这些东西影响。我们可能这一两个月才能稳定,所以最近写的歌都挺满意,之前的其实都不太满意。

5

西安:我们的漂泊,我们的根

与The Fuzz聊到主职工作的事情,想起了他们扎根生存的城市西安,但其实他们全都不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在西安长的呆了十多年,短的才几个月。

被称为“摇滚重镇”的西北城市,接纳了他们。

2010年,河北人刘鹏从北京回到了第二故乡西安,打算重新开始;
山东人蓝野大三时从大学退学,放弃压力太大的北漂,选择了摇滚重镇西安,只有一个目的:玩乐队;
甘肃人铂洋在北京念完大学,到了西安,一直做着音乐周边的工作,在这座城市里兜兜转转;
而河南人聂众,今年六月加入The Fuzz,从郑州搬到了西安。

就这样,这四个人在西安这座古都凑到了一起,这里有古都历史的底蕴,这里也有摇滚乐的沉淀。他们多次说到西安小城生活的舒适,却也多次说不会死在温床中。

或许,这就像他们那首叫《西安》的歌写的:“喔,偷走你仅有的年轻;喔,用刀子把你划开。”西安是他们的漂泊,却也是他们的根。

《文周》:你们心目中的西安是什么样子?
The Fuzz:我们很喜欢西安,说不出来什么样。挺典型的西北城市,很粗犷。

《文周》:西安被称为“摇滚重镇”,你们认可这个说法吗?
The Fuzz:现在没有那么“重镇”了,有衰退的迹象。但演出市场还有,因为学生群体多,大学数量上好像第二第三吧,仅次于武汉,所以观众还是有的,但大家喜欢看的还是出名的那些乐队,小的乐队还是没人看,这点跟其他城市都一样。
但北京这一点我觉得比西安好很多,即便是小众群体(也有受众),在北京、上海,我觉得不管你做的音乐怪不怪,只要在这个领域是做得好的,就不缺人来欣赏。

《文周》:目前,你们在西安偶尔会有憋屈的感觉么?
The Fuzz:不会,我们不会特别在意这个,我们其实从开始组乐队就想着往外看,也没想着就是在西安憋着。我们认为,做乐队要跟中国其他最好的乐队比,这是个目标。只是尽量往好了做,不会太纠结好与不好这件事情,反正别让自己失望。如果一直失望的话,乐队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

6

在一起:最难得是笃定

这一年,乐队一直在协调人员更换带来的困扰,“换了两个贝斯手,有一段时间不是特别好,就是在磨合、排之前的歌,或者就是写不出什么满意的作品。”

六月份的时候,The Fuzz找到曾一同演出过的聂众,他成了The Fuzz新的贝斯手。

聂众刚从郑州到西安时,住在一家卖骨灰盒及寿衣的店,后来又换到一家青旅,蓝野形容他住的地方:“每天都是太阳把他晒起来的,他那房子屋顶只是搭了一块板子”。我们开玩笑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忽悠你的,这么惨你都死心塌地?”内敛的聂众还没说话,刘鹏已经抢答说:“音乐啊,要不是音乐他干嘛这么傻逼地跟着。”“还赶都赶不走。”蓝野补充说。

说到让他们互相评价一下,他们给出了一份“标准答案”:
主唱刘鹏:有计划,有步骤的一个人,音乐和创作上面都给与了很大的支持。
吉他蓝野:音乐上特别认真,音乐之外全是混子,糊里八涂。
鼓手铂洋:人特别好,爱吃,懒,鼓手的通病(我们认识的鼓手),没有什么特殊爱好。
贝斯聂众:他就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一个人,很多地方你发觉不到的那种。

7

现场:在这里,破笼而出

采访完下楼,发现舞台前已经被挤满,跳山羊正在演出,将氛围烘托得火热。

我穿过人群,找到一个角落看着The Fuzz登场。

尽管早有耳闻主唱现场演出的“抽搐”、“神经质”,但现场看到时还是有点被吓到了,刘鹏现场基本就是两个状态:
一种是抬着头直勾勾地注视着前方,不是在看观众,就只是目睹着迷茫的远方,伴随着冲击耳膜的起伏的歌声,几乎让人怀疑如此对立的状态怎么能同时存在;
另一种,则是全身痉挛在舞台上扭曲,似乎身体被那些饱满的情绪塞满,只有拼命挣扎才能在爆炸的临界点把身体里的情绪爆发成嗓音唱出来。

现场的音色让人惊喜,采访时说到本场演出的新意,他们说:“跟之前比肯定没有那么旋律了,要更暗一些,更注重根源上的东西。之前注重人声,现在算是人声为乐器服务,更注重现场吉他等出来的声音。”而确实,在现场鼓、吉他、贝斯结合得浑厚与自然,在浑然一体中配合人声躁动所有的情绪……

采访中,The Fuzz给我们讲述了几首新歌的故事,在现场,我有意循着他们的讲述去听了那几首歌。

《厦门》
“之前巡演去厦门,特别喜欢那个地方,就是你到了那儿,不由自主地脑海里就有一些旋律出来,就写了这首歌。在海边的街道特别干净,没有污染。蓝,天特别蓝,跟我们生活的城市西安有很大差别。其他几首歌还是偏暗,厦门还算是明快的。”

在这首歌里听到了The Fuzz难得的欢快单纯的情绪,延续了他们喜欢重复歌词的特色,在“厦门 厦门”的呼唤中,仿佛可以看见简单质朴的阳光与蓝天。

《最后一天新的一天》
“这首歌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讲你生活里有一些不积极的事情,我们希望大家也包括我们自己把它转化成好的事情,有些励志的感觉。”

这是一首很fuzz的歌,这是一首唱给失去的歌,也是一首找回自己的歌。



《慢潜》
“我们之前慢歌很少,但其实最近写的都是以慢歌为主,现在觉得可能越缓的歌儿更值得我们自己回味,所以最近更内敛了。有一首慢歌是最新写的,叫《慢潜》,歌词是这样的:
躲进你心里 住在你身体/蜕化成茧 等待的时间/周围在变迁 还是稚气的脸,说不清表达的是什么,说是爱情也不一定是爱情。写歌大多数就是在讲生活,而且很多可能是聊天中不会涉及到的,所以我们把它写在歌里,相当于就是内心的另一个自己。”

当The Fuzz唱起慢歌,似乎多了迷离的色彩,缓慢倾吐的情绪蔓延,弥散在整个空间中,让人窒息。

《金色的笼子》
这首早已在演出名字中透露的歌,排在了《爱恨情仇》之后,当他们一遍遍唱着“听,听,听不见,看,看,看不见”,重复着重音的词语,撞击,嘶吼,喷吐,宣泄……你听见了他们的倾诉吗?你看见他们的笼子了吗?

这一场准备了两个月的演出在一首又一首的歌曲中,犹如潮水慢慢吞没,现场的观众没有太躁,更像是潮水中的水母,享受着这在同一空间中的共鸣,偶有洋妞的尖叫,以及跟着合唱的《西安》划过,我们一同目睹着这一场舞台上的破笼而出。

演出后的第二天,The Fuzz搭乘早班火车回到了西安,或许劳累之后在好好休息,又或许赶着照顾门店奔波生活,只是,金笼是关不住他们的。

在上张专辑中他们说要“从内在将听众感动撕裂”,我想,撕裂听众之前,他们正在撕裂自己,在辗转与追寻的痛苦之间,打磨着独属于他们的灵魂。就像他们选择了《控制》作为结束歌曲,“时间是否还能够等着我”,在时间的追逐中,他们奋力奔跑,撕裂自己,破笼而出。

 

编辑/小粉    文/吕伟     记者/吕伟 小粉

本文刊登于《文艺生活周刊》124期:http://zhoukan.cc/

更多精彩请关注:
新浪微博:@文艺生活周刊
微信公众号:文艺生活周刊

 

最后,我们特别奉上牛人库为本场演出特别带来的现场采访视频

 

请先登录再发表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