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时间越来越快”:谢玉岗讲述惘闻《岁月鸿沟》背后的故事

“现在的时间越来越快”:谢玉岗讲述惘闻《岁月鸿沟》背后的故事

1

今年4月,惘闻(豆瓣音乐人小站)带来了成军17年来的第九张录音室专辑《岁月鸿沟/Sweet Home, Go! 》。第一次有制作人参与专辑录音,对乐队来说,是这张唱片最为与众不之处。来自比利时的制作人 Wouter 和 Lode 两兄弟飞来大连,和惘闻进行了十天的工作,完成了专辑录音,而其中一半的时间,是两位制作人和乐队之间就作品的各种细节进行改动、调整,并就地取材地尝试各种不同的声学环境、乐器组合的“拉扯”过程。这也成就了这张惘闻最特别的专辑中更加宏大、更加厚重,而又有更清晰的脉络和必要的节制。初听这张唱片也许难以找到过去惘闻的那种入耳,却可以明显感受到惘闻对自我和外部世界不断探索所赋予这张唱片的更大的张力。

 

5月20日开始,惘闻将开始新专辑的全国巡演(豆瓣同城活动)。借新专辑发行的契机,豆瓣音乐人和惘闻吉他手谢玉岗进行了一次访谈。

 

惘闻新专辑《岁月鸿沟》 点击收听

2

惘闻《岁月鸿沟》专辑录制纪录短片

Q:我们想和你聊一下从《八匹马》到新专辑《岁月鸿沟》的这一段时间。你们是怎么开始计划做新专辑的?

谢玉岗:其实《八匹马》巡演过程中我们就开始写新歌,每张唱片大家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八匹马》的时候我们加入了一个小号,但觉得我们这个阵容和乐器不是能特别满足我们想要做的新东西,就加了一个大提琴,我们键盘手小时候拉过小提琴,我们又让他硬捡回来了。《八匹马》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尝试,里面的八首歌可能比较跳跃,但是新专辑里我们想有不一样的想法。新的唱片里想要做一些长线条的,偏氛围的东西。所以我们大概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写了六首歌,都是偏长的歌。去年夏天做了一个 demo,也一边做一些改动。我们去年6月去欧洲巡演的时候遇到了这张唱片的制作人,他也去看了我们在比利时的演出,我们跟他聊了一次,还聊得比较投机。因为《八匹马》里面有两首歌是他做的混音,大家都觉得挺满意的,后来面聊了一下觉得大家对音乐的想法比较接近,他也比较能理解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惘闻以前从来没有请过制作人来做东西,就是我们自己录完之后去找不同的人做混音,我觉得这是不够的,有很多是没法沟通的,所以我们觉得干脆前期录音他就参与进来,我们做完 demo 就发给他,他提前半年就构思准备这个唱片怎么做。我们就把这个制作人从比利时请过来了,他叫 Wouter,有意思的是他说我来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我必须把我弟弟带上。 他说我弟就像我的另一只耳朵,没有我弟我觉得很难做这个制作工作。他弟是个鼓手,所以在鼓这方面还挺好的。他们两个制作人就来大连,我们在开发区找了一个大剧院里面的录音棚,花了十天时间去做这张唱片。

 

惘闻《岁月鸿沟》制作人 Wouter 和 Lode 兄弟 

Q:你们第一次和制作人合作感觉怎么样?我们听说这两位制作人特别有激情,能谈谈和他们合作的经历吗?

谢:我觉得对所有乐队成员来说,和制作人 Wouter 和 Lode 两兄弟合作都是很棒的经历。之前的惘闻专辑我们都是排练好了就直接录音,很简单,但我们排练了太多次,每个人都对这些歌太熟悉了,所有的修改都在排练的时候做完了,很难再做改变了。但和这两个制作人合作就不一样了,他们俩很专业,给了我们很多建议,最有用的建议是,我们七个人在一首歌里面加入了太多想法,我们需要减少其中一些,让它变得干净、紧凑。我们第一天和第二天都没有办法适应,因为这些歌都很习惯了,感觉很不舒服。但在录音室里排练之后,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接受制作人的意见,我觉得他们使这张专辑更有逻辑了。

 

Q:你提到这张专辑用到了很多的乐器,我们在照片里还看到了颤音琴(vibraphone)。乐器的选择有多少是预先计划好的,有多少是开始录音之后才确定的? 

谢:在演出前他们就把所有东西准备好了,制作人在录音前就听了 demo,所以他们带了很多不同的话筒、音箱和乐器,让我们可以在专辑里用。我们都做了准备。但有趣的是这个录音室是在一个很大的剧院里,制作人和乐队都觉得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个地方和别的录音室的不同之处,我们录的应该是属于这个录音室的声音。我们尽量利用这个剧院里不同的空间,制造不同的混响和氛围,非常好玩。我们做了很多尝试,真正录音只用了五六天,其他时间我们一直在尝试,有时候不太成功,但有时候又能得到有意思的氛围。

 

 

Q:那是一个舞台表演的剧场吗?

谢:我们并没有在舞台上录音,但剧场的后台有很大的大厅,空间很高。我们也很想在舞台上做录音,但是舞台实在太大了,需要很长的话筒线,我们只好放弃了。有个事很好玩,有一天那儿有一个中国民乐演出,我们在后台听到吹笛子的声音,他们在排练,制作人就说为什么不把他们请来和我们一起即兴,然后录点东西呢。我们就去问他们,但他们很紧张,说不行,我们晚上还要演出呢。但这个事很有意思。

 

Q:这张专辑的名字是《岁月鸿沟》,第一首单曲叫《21世纪不适症》,所有的都和时间相关,是这张专辑的主题。能再做一些解释吗? 

谢:专辑名字《岁月鸿沟》,英文是 Sweet Home, Go,读起来是一样的。之所以加上了英文名字,是因为中文的“岁月鸿沟”这几个字感觉是很厚重、很古老的东西,但是我觉得不是人变老了,而是回顾过去,和现在的网络、手机这些东西的发展相比,时间比以前变得快太多了。过去,你得有你自己的节奏去做所有的事,但现在你必须服从世界改变的节奏。只是对过去两三年的一种感悟,我觉得很适合新歌和新专辑,但我觉得中文名字有点太黑暗了。有天我开车回家路上就在想怎么给这个名字找个英文翻译,the gap of time?不太好。然后我就琢磨,岁月鸿沟,岁月鸿沟,sweet home go… 

 

3

Q:说到专辑曲目的现场演出版本,在接下来的巡演里,你们会准备特别的版本吗?

谢:有的。专辑的所有七首歌现在已经上线(收听链接)。我们的巡演是5月20号开始,因为我们鼓手的孩子会在夏天的时候出生,我们的计划都打乱了,只得把巡演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5月20号到6月中旬,等他把孩子的事打理好了,我们10月下旬再进行后面的一半。顺利的话,我们还会在明年春天再进行一次欧洲巡演。

 

Q:你们去年的欧洲巡演怎么样?

谢:去年是我们第三次去欧洲演出了,但是我觉得是最好的一次,因为 Jef 安排得很好,一切都很顺利,我们的好朋友,瑞典的 Pg. Lost 给了我们很多帮助,他们的吉他手 Gustav 还给我们当巡演司机。

 

惘闻 比利时 DunkFestival 《海洋之心》演出现场

Q:我们很好奇为什么你们会在北京做两场演出,还都在愚公移山?

谢:这个问得好。我们在愚公移山都有过很差的看演出体验,几年前 Mono 第一次来中国演出我去了,啥啊那次差不多有八百人,每个人只好在那儿看投影,都不知道谁在上头演。还有一次是 Swans,还是只能听着声音看幕布,体验很不好。我就和我们的经纪人孙怡商量,我们要做一些改变,要让观众享受演出,让他们觉得舒服。所以我们把每场演出的人数限制在500人。我想每个人都会享受演出,而不是挤在那里难受。过去一年半惘闻都没有在北京演出过,我们会好好准备,而到时的演出也会不一样。专辑很长,有73分钟,一张CD最大容量就74分钟。虽然我是在台上演出,但我也会去看喜欢的乐队的演出,我也是个观众,我也希望他们能演一些我熟悉的老歌,这个我完全理解。所以两场演出会有不同的曲目安排,我们不会演新专辑的所有的曲目,我们还会以七个人的新阵容,演一些老的曲目,让大家觉得享受。

  

摄影 by Paul

Q:再说说《晚霞子 White Shirt》吧,你和杨海崧是怎么决定要做这么一个项目的?有哪些想法是你不能在惘闻实现,而在这里付诸实施的?

谢:这个也问得好。惘闻是一支七个人的乐队,非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音乐偏好。但在乐队里我们很民主,每个人都有权做他们喜欢的东西,最后我们七个人会投票决定用不用。我们就先即兴,做出小的段子,然后每个人都觉得ok了,我们再把它发展成完整的曲目。但对我来说,过去三年我在氛围音乐,和一些极简音乐上花了很多心思,我非常喜欢,所以想做一些不同的尝试。但对于乐队来说,有时候氛围的东西做起来会有一点乏味,但对我自己来说做一个支线项目会很合适。去年冬天我在小萍演出,杨海崧也去看了。演出完了杨海崧跟我说我们不如做点即兴的尝试,过完年以后做成录音,我就答应了。我主要负责氛围的部分,背景的部分,甜美的东西;杨海崧做的是噪音的部分,吉他回授之类。这个很有意思,因为我喜欢的是纯净的温暖的东西,杨海崧的东西是很激进的,他也很擅长写作。每次我做完了我的部分,然后看他在录音室里读他写的句子,感觉很好,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Q:未来 White Shirt 还有新的合作计划吗?

谢:老杨很忙,我也得做惘闻。但我们相互欣赏对方的想法,如果我们有一点空闲的时间,这个项目还会继续下去。我很喜欢和他合作,他只用三四天时间录音,然后回到北京,再用一星期时间做完所有的后期,我喜欢这种方式,这个项目还会继续下去。老杨说我们应该去巡演,不过 P.K.14 今年也会出新唱片,可能还没法找到合适的时间,但我们晚点会做的。老杨还说我们只有两个人,还能赚点钱呢(笑)。

 

 

Q:你们四月底还去尼泊尔做了一场演出,为什么会安排这样的演出?

谢:这个说来话长了。我们在尼泊尔有一个大粉丝,他有一家做视频的公司,去年4月尼泊尔地震发生之后一个月,他们给我们发邮件,说他们拍了一个视频,鼓励大家团结起来,重建家园。他很喜欢我们的音乐,问可不可以在视频里用我们的音乐。我觉得作为音乐人,这是帮助他们的最好的办法了,我就说拿去用吧。这是一年前的事,之后他们就说你们要不过来演出吧,很多人听了你们的音乐都很喜欢。但我们当时正在准备做新歌,没有很多时间。上个月是地震一周年纪念,作为纪念活动的一部分,邀请我们去演出。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我们卖票,把门票的收入都捐赠给那边需要的人。

 

摄影 by Paul 

4

Space Circle 荣誉呈现 惘闻《岁月鸿沟》新专辑中国巡演(上) 豆瓣同城活动

  • 裆部垃圾_ 2016-05-26 19:05:07
    最后的图有毒
  • 魏特兰蒂斯 2016-05-22 11:37:11
    Q3里面开头有个词写错了吧,应该是“在录音前”,而不是“在演出前”吧?
请先登录再发表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