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手的冥思:“永恒之男” Kid Millions的故事(上)

鼓手的冥思:“永恒之男” Kid Millions的故事(上)

1

引子
一直以来,摇滚圈中存在这一种迷思:鼓手嘛,大多是本能超强带点动物性、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队宠”,和什么深邃、敏感是不沾边的。来自纽约的鼓手Kid Millions (个人项目名称Man Forever)则绝对是一个例外。在十多年的时间里,Kid Millions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乐队和计划,始终不变的是他对打击技巧及精神方面的探索,如果说他是一位“打击乐哲学家”恐怕也毫不为过。
 
这个11月,他将在北京和上海的观众带来一场形式独特的打击乐表演:届时,他将和多位本土鼓手合作,依靠不同的音色和节奏构造精密复杂的节拍,编织出一道禅修般流动的意境。这将远远不是日常所见有张有弛的摇滚式打法,倒更像是一件鲜活的会呼吸的声音雕塑,需要你亲自投身其内,不仅仅是聆听,更是用身体感受。
 
那么,Kid Millions究竟是何方神圣,又何以胆敢施展这样的“魔法”? 在接下来的两篇专题之中,我们会尝试从不同的方面介绍Kid Millions其人其声。但要真正理解这位“永恒之男”的鼓中禅意,还得来现场亲身体验。
 

2

认识“永恒之男” Kid Millions
 
[Kid Millions章鱼示意图 —— 还没听说吗?这次公告牌之外特别为Kid Millions及本次演出制作了一本古怪的手绘Fanzine! 不日将出现在帝都各主要独立音乐据点,并将现身演出现场!]
 
Kid Millions 原名 John Colpitts,  上高中时接触了架子鼓,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长为纽约最多才多艺并饱受好评的打击乐手。John Colpitts在上大学组建过一支玩票性质的学生乐队。毕业后,John Colpitts搬到纽约,工作之余,结识了好友Bobby Matador,与其他三人一起成立了Oneida乐队。

 

Oneida

已经出版了12张专辑,3张EP,10首单曲和2张现场专辑的Oneida是布鲁克林地下乐队中的“元老”。
 
1997,他们在厂牌 Turnuckle发行首张专辑《A Place Called El Shaddai’s》,这张作品完美继承了The Velvets、 Sonic Youth、John Zorn等乐队的精神,开启了纽约地下音乐的新篇章。三年后,Oneida签约厂牌Jagjaguwar, 发行了《Come on Everybody Let’s Rock》,这张专辑结构完整,融入虚无主义和硬核的元素——独立摇滚、朋克和噪音等元素相得益彰,也象征着Onedia风格日趋成熟。
 
2002年, Oneida发行了《Each One Teach One》,这张专辑首次使用类似吉他riff的手法,连续打击, 创造出“击打大脑”的体验,制作方法也更加大胆,尝试了很多新颖的编曲方式。虽然颇具实验性,整张专辑的制作逻辑却非常清晰。2004年,《Secret Wars》发行,这是一张独立摇滚专辑,深受Kraftwerk和Can的影响,颇受好评。2006年的《Happy New Year》尝试探讨“死亡与重生”的主题,使用重复的人声和无限循环的吉他,构建出“修道院僧侣合唱”的听觉效果,这张专辑在创作上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很多专业的音乐杂志给出了接近满分的评价。
 
在 2011年发行的《Absolute II》中,他们探索了即兴演奏的新的可能性,制造出极其激进的trance韵味。
 

Ex-models和Boredoms

在Oneida之外,Kid Millions还参与着其他的项目,在他的合作者名单中,你可以见到 Yo La Tengo、J. Spaceman、Akron/Family、Jim Sauter、Greg Fox 等等,风格从盯鞋摇滚到噪音爵士也飘忽不定。2005年,Kid Millions加入了乐队Ex-models,并随乐队发行了饱受好评的作品《Chrome Panthers》。
 
2009年, Kid Millions与日本鼓团Boredoms完成了“77 BoaDrum”和 ”88 BoaDrum” 两场演出。 这两场演出人数众多(第一场77个鼓手,第二场有88个鼓手),场面非常壮观,声势浩大,所有的鼓手长时间演奏同一个鼓点,在宏大的声场中进行着点滴的变化,现场观众多有“灵魂成长”之感。2013年,Kid Millions曾担任Spiritualized 的巡演鼓手。
 

Kid Goes Solo: Man Forever

由于Oneida成员的时间紧张无法稳定进行录音,近两三年Kid Millions越来越多地以Man Forever的名号做起各种各样的solo项目,并开始和和许多艺人进行形式多样的合作。他已经在名厂Thrill Jockey发行了三张唱片:《Pansophical Cataract》(2012)、《Boanerges》(2014)和《Ryonen》(2014),继续探索打击乐的更多可能性。前两张者主要呈现出一种极乐感或压倒性的迷惘,在《Ryonen》中则体现了彻悟的清晰和亲密。《Ryonen》是和美国最优秀的现代打击乐组合So Percussion,包括两首长曲,充分融合了So Percussion打击乐的精准和创造力与 Kid Millions无可阻挡的朋克精魂。
 
 

3

绝不无聊的Boredoms
与Boredoms合作是我鼓手生涯的一个新阶段。Boredoms像一个无限制的排练室,你可以在里面即兴创造新的音乐。(比起音乐来)它更制造了一种超现实的经历和表演形式。能与之合作难以用语言形容,可能受到Boredoms的启发是我的最大收获。77演出是我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经历,88当然也很惊艳,但不像第一次我们只顾坐在椅子上打鼓,不知道具体会发出来什么声响。88那次就更像说“wow,能再来一次这演出?”Boredoms真的比那些组乐队、出唱片、不停巡演的音乐人看得深远,那样的话你不会得到任何有创造性的成长。他们早就超越了那个阶层,而转变成真的很有启发力的一支乐队。与他们合作也令我受到很多启发和鼓舞。
——Kid Millions谈Boredoms
 
 
 
 

4

自家厂牌Brah Records

Kid Millions在做IT男和鼓手之余也没闲着:他还协助运行这一家独立厂牌:Brah Records!这家厂牌隶属于原本就以特立独行、前卫另类著称的Jagjaguwar,主要代表更加特立独行、前卫另类的音乐人... 除了发行了Oneida最近的部分发行之外,还发行了Kid Millions参与的另一支乐队People Of The North的唱片、Kid Millions在Boredoms中认识的朋友增子真二(Shinji Masuko)等等。
 
这家厂牌不仅对自己的唱片质量有信心,对自己永远不可能出名也很有信心。他们的口号是“如果它不糟糕的话它估计不是Brah发行的!” 在网站上也不断轮换着“Brah奖励预期低的人!”、“现在啥都不在乎”这样的话... 这样一家厂牌的背后有什么故事呢?在网站上,他们这样写道:
 

Brah唱片的真实故事!

" Brah唱片是一家由Oneida负责策划和管理,由我们在Jagjaguwar的朋友负责制作和审核的厂牌。主推不时髦、不会成为下一个大人物,但音乐对我们有格外触动的人的音乐。厂牌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是我们熟人。很多人说这是个很烂的想法,但我们愿意试试。
 
究竟Jagjaguwar这些聪明冷静的人是怎么会把一个厂牌的管理权交给Oneida乐队这群白痴醉鬼的?
 
那是布鲁克林的一个深夜,Papa Crazee, Fat Bobby和我在Daddy’s闲逛,聊到唱片行业的现状。结果发现Crazee的乐队Oakley Hall无法为他们的新唱片找到发行厂牌,我们自己的厂牌Jagjaguwar居然还拒绝了它。我们喝了好几轮啤酒,越说越群情激奋。我们一定得号召大家做正确的事!那时已是周四晚上的凌晨三点钟。Bobby抓起我的手机拨给了Jagjaguwar 的合伙人Chris Swanson,抱怨一通。我们告诉他,必须要将厂牌的管理权交给我们,才能及时纠正一些宇宙终极错误。而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第二天早晨,Kid Millions起来上班,打开他的电脑,点击邮件发现一封来自Jagjaguawar 另一位合伙人Darius Van Arman的邮件,他已经清晰的草拟出一份厂牌报告。他们指责我们不过是夸夸其谈,要想运营厂牌,我们必须马上找到几支全国最好的名花无主的乐队,并且速度一定要快!在这种压力下,Brah唱片很快就诞生了。"

5

鼓(No)手(Zuo)奇(No)思(Die)
在本文开头,我们承诺你Kid Millions是个例外:他是个思考型探索型的鼓手。他不仅不断探索着打鼓技术方面的可能性,更有着许多专业艺术学生的特点,思考一些更为抽象与鼓相关的“哲学”问题... 在下面这段视频里,他回顾这自己做过的不少关于鼓和空间之间关系的探索的经历,有些让人颇有感触,有些则逼近搞笑奇葩。相信看过以后,你会对这个人的个性有更多的了解。
 

 

下期精彩预告:

 

 
请先登录再发表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