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王的尴尬

邹小樱 评论 太阳 4 2009-02-02 11:44:13
唐喜乐
唐喜乐 (身自当之 无有代者) 2009-02-02 11:59:48

“陈绮贞把自己定位为一半摇滚一半民谣、总体偏向私人、风格偏向低沉灰暗的独立女歌手。 ”
哦也。

thisissome
thisissome 2009-02-02 13:42:0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2009-02-02 16:51:26

“曾经她一度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朋友形象,但这也是打自02年在她瘦身和留起了卷卷的长发之后。”

楼主太诚恳了,她好像一直挺瘦的。

angeltalent
angeltalent 2009-02-02 20:03:49

我家小霞老师波西米亚起来还是很有范儿的,哪能和黄小琥是同一个水平线上的啊~haha

陈廿|VIP5
陈廿|VIP5 (豆我吧) 2009-02-03 20:00:03

45度角仰望天空的标准动作
-我爱

默末
默末 2009-02-03 21:09:01

我想说唯一么收录的是把你当作他...
每一天都是新的练习收过残缺版的= =

wangqiang
wangqiang 2009-02-03 21:18:14

尴尬?

[---------]
[---------] 2009-02-03 21:46:27

大部分只是“听听看”的人来说.来定义.

真是十足的尴尬.

DAGOU
DAGOU 2009-02-03 22:22:16

陈老师本来就是哲学出身

Far无缺
Far无缺 (废柴) 2009-02-03 23:40:23

good! 点评到位深刻
不同的角度启发佐更多的思考

superfei
superfei (愿做慧骃,甘忍人臭) 2009-02-04 02:49:13

太长了,看不下去了。

Maggie
Maggie (晴耕雨读) 2009-02-04 10:55:34

还坚持听的音乐

阿文
阿文 2009-02-06 17:40:13

其實還是挺好聽的 呵呵

Kino
Kino (奇诺找不到它的铃铛~!) 2009-02-06 22:18:30

恩,新砖越听越乏味的说~

田中小百合
田中小百合 2009-02-08 09:45:36

80萬盜版銷量如何統計?

邹小樱
邹小樱 (男人应把存款和小豆都交老婆保管) 2009-02-16 09:30:01

感谢陈老师和陈老湿粉丝对拙文的疯狂转载。

熊熊熊熊
熊熊熊熊 2009-02-27 12:30:1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排行榜 仅此而已

史克郎
史克郎 (喧嚣非常,安然入眠) 2009-04-13 16:16:42

新砖还不错啊
我可不是“听听看”而已

▲
2009-05-02 21:50:16

小櫻さん、久しぶりですね。
我最喜歡「寫一首歌讓你帶回去」。

不想睡
不想睡 (身残志坚) 2009-05-09 10:13:17

我就是觉得新的听起来都有种急匆匆仓促感
不知道怎么了
可能她状态变了

丢失的盖片
丢失的盖片 2009-05-23 23:43:29

这年代都则这样
  赞扬的不红,扁的才红。
  
  哪个艺人都被腾讯P
  因为腾讯最红。
所以你也最红。


不想睡
不想睡 (身残志坚) 2009-06-09 22:57:49

哈哈 那首我也有注意

LateWord
LateWord (日出时找蘑菇) 2009-06-11 21:14:36

豆瓣里有一篇评论Nevermind的文章,里面一些话是这样的:“(我们随时都可以看到类似于)‘据说人们把从汽车里漏出的汽油与泥土形成的混合物叫做Grunge,可见这种音乐形式是多么失真’这样毫无逻辑关系的推理。”——拜读完LZ这样著名乐评人的这篇《独立女王的尴尬》,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么一段话。不过LZ对这张《太阳》的看法,肯定不仅仅是“推理”了,简直就是定论。并且是“毫无逻辑关系可言的”定论。

例如:“如果独立音乐没有自己固有的世界观,单纯地去推销音乐是没有用的。在罐头音乐市场里面它和《好心分手》《痛爱》这种烂大街的口水歌相比没有任何竞争力,虽非即时性延长了作品的生命力,但一不小心她的拥护者又被讽为抱残守缺。就是这样,陈绮贞作为长尾中的佼佼者始终处于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我想问的是,为什么独立音乐如果没有自己固定的世界观,单纯地去推销音乐是没有用的?我想问的是,“就是这样”这几个字是怎么冒出来的?我想问的是,陈绮贞为什么始终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众多的人听冰岛世界的独立音乐,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不知道歌手在呢喃的是什么,或者地底里也没兴趣知道,但仍然听得不亦乐乎。除非你是把所谓的“音乐”的爱好者定位于宫崎骏笔下的狸猫或者卡夫卡小说里的会说话的人猿,否则“和烂大街的口水歌相比没有任何竞争力”这一论断即使在最夸张的超现实主义者看来也还是超乎想象的夸张。你说,“如果独立音乐没有自己固有的世界观,单纯地去推销音乐是没有用的……”然后又说,“对于大部分只是‘听听看’的人来说,歌曲中的这些所谓哲理是没有意义的。”那么请问,陈绮贞的现在的无可置疑的竞争力是怎么来的?对于你这两句“矛盾”的话语,要想含混得过去,唯一的解释就是:大多数人不需要理解她歌曲中所谓的哲理,但哲理必须作为她音乐存在并且有竞争力的前提?你是在背后悄悄地给“贞迷们”一摆,讽喻他们是爱装逼的傻逼?你的所谓的陈绮贞的“尴尬”就是指她即使知道大多数人不理解这些哲学命题但仍然拼命往歌曲灌注这些“玩意”?那么又为什么是“始终”呢?《让我想一想》里没有“太阳永恒的寂寞”,《吉他手》里也没有“瞬间腐朽的自我”。并且我建议你在下专论之前,应先捣弄一个调查,看看喜欢《华丽的冒险》的同学们,是热衷于对他们来说模糊的“世界观”还是“单纯的音乐”,譬如演唱、编曲、意境,等。还有,如你所愿,如果《太阳》一曲真有哲理,那说的也不是什么“太阳永恒的寂寞”。或者你说的“始终尴尬”是另外一回事,那又是什么呢?

你最后说:“……最后,陈绮贞把自己定位为一半摇滚一半民谣、总体偏向私人、风格偏向低沉灰暗的独立女歌手。”问题又哗哗地涌出来了,我想问的是,你所说的“最后的定位”具体是指什么时候?《太阳》时期?《华丽的冒险》时期?还是《吉他手》时期?你怎么那么确切地知道她把自己“定位”了?“一半摇滚一半民谣”具体指涉的又是什么?是在一张唱片里,摇滚与民谣歌曲各半?还是说,她试图在一首歌里体现出两种风格的融合?如果是前一种,那么《狂恋》《鱼》《一首歌,让你带回去》怎么归类?如果是后一种,《太阳》《烟火》的另一半民谣又在哪里?或者你的意思应该是,在《太阳》里,我们悲哀地看到,她把自己局限于不是摇滚就是民谣了。那么,你前面说的这句话,“作为听者,关心的应该是陈绮贞彻底告别清新民谣小调,而大肆渲染她的女王气息”,在这种局限于“一半摇滚一半民谣”的前提下,该做何种理解?尚且抛下这个不说,我的另一点好奇是,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定位于一半摇滚一半民谣?按照你的专论的潜在的观点,理由不外乎是一些势利的东西:她需要更广泛的知名度,要维持独立女王的标签,要赚取更多的台币港币人民币或诸如此类钱币。我想问的是,获取这些势利的东西和她的定位有必然的联系吗?也许这就是你的答案:老歌迷喜欢她是民谣的,而新歌迷则倾向于摇滚,无奈她要达到她的目的,就只有一半摇滚一半民谣了。这就是所谓的“尴尬”之二?是那个自信别人会买她正版唱片的陈绮贞的所作所为?是那个贷款做唱片的陈绮贞的所作所为?真正的问题是,不是“新歌迷倾向于摇滚”,而是“她使新歌迷倾向于摇滚”,主动权从来都在她手里。那么,她是什么时候把这种有益的权利放弃掉,而选择屈服于别人的意愿之下的?那么,老歌迷此刻是否重投进了她的怀抱,而新歌迷对《太阳》又是否是一片赞誉?另外,如果她真的想取巧于任何一方,那么在新唱片里安置大半壁的旧歌显然就是不明智的决定。她也不会自信到认为像《距离》《下个星期去英国》这样简单的歌会满足老歌迷们的“欲求”吧。甚至,在《华丽的冒险》里,她还尝试着超越民谣的其他东西,唱片里最后几首平静的歌,与其说是民谣,还不如说是电子。并且把Thom Yorke也叫过来听一下吧。

说了那么说,我其实只是想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如此确定一件事,凭借那些毫无逻辑关系可言的推理。你是否曾经想过,当年评判Bob Dylan的那些人,循环轮回地现在就正是你这样的人?还有,《太阳》封面是黑色调的,但由此里面的歌曲的风格就必须是“偏向低沉灰暗”的?

邹小樱
邹小樱 (男人应把存款和小豆都交老婆保管) 2009-06-12 11:05:33

re: Lautreamont

首先必须感谢你回了这么多。

我不知道如何去回复,如果是把逐行逐句单个地拿出来推敲。

不知道你是否有所误解,我所说的尴尬,是以整个流行音乐消费市场来说的。我说的尴尬是陈绮贞的循环只能让她成为小众女王而不是蔡依林这样的女王。

举个例子,陈绮贞来广州开演唱会,首先想的就是有没有人少点的场子?不会往大里去做。这就是尴尬。

并非为自己开脱。但既然是面对公众的乐评那肯定要注意阅读节奏等。不是写论文。你的考究,我觉得有点牛刀小用了。

LateWord
LateWord (日出时找蘑菇) 2009-06-13 14:53:10

(1)也感谢那么长你也看了。

(2)如你开门所言,陈绮贞都成“现象级”问题了,那么,严肃点吧。

不想睡
不想睡 (身残志坚) 2009-06-14 13:52:03

2009-06-12 11:05:33 小樱  re: Lautreamont
  
  首先必须感谢你回了这么多。
  
  我不知道如何去回复,如果是把逐行逐句单个地拿出来推敲。
  
  不知道你是否有所误解,我所说的尴尬,是以整个流行音乐消费市场来说的。我说的尴尬是陈绮贞的循环只能让她成为小众女王而不是蔡依林这样的女王。
  
  举个例子,陈绮贞来广州开演唱会,首先想的就是有没有人少点的场子?不会往大里去做。这就是尴尬。
  
  并非为自己开脱。但既然是面对公众的乐评那肯定要注意阅读节奏等。不是写论文。你的考究,我觉得有点牛刀小用了。
-----------
哈哈
看了这个老怀大慰
原来她也喜欢小场子

自然卷
自然卷 (请在我的食指上纹一个姜饼娃~挖~) 2010-02-24 14:24:58

因此,西施永远是德艺双馨的,让人讨厌的只是东施而已。